《越狱》(第三季)剧情大揭密




michael走出走廊尽头的铁门,外面暴雨倾盆,宽阔的监狱广场上搭了一座十米见方的擂台,四周围满了囚犯,约有二三百人,他们正齐声呼喊着,为擂台上的斗士助威。狱卒持枪守在最外围,五步一人。michael想穿过狱卒的封锁线,上前看个究竟,却被一把拽住,推了回来,“只有报了名的人才能上台,等下个月吧,新来的!”狱卒告诉他。michael远远观望,擂台上趴着一个满身血迹的亚裔女子,身旁的大汉一脚将她踢翻下去,众囚欢呼雀跃,擂台上的大汉振臂高呼,却再也没有人敢上台了。“这妞已经很厉害了,先后扭断了两个男人的脖子,要不是受了点伤,台上的肥猪未必干得过她。”

michael听身后有人用英语喃喃自语,却又像在对他说话,转身来看,竟是Brad Bellick! “那个女孩在哪!”michael一把抓住了Bellick的衣领。“我会带你去找她的,带着你和你的小Sucre,”Bellick面带笑容道,“只要你先带我从这儿出去…小白脸”“她可活不了几天了!”michael仍然没有放手。“天知道…”Bellick苦笑道,“那你认为我们在这个地狱里还能活几天?”说着眼珠往边上一斜,众囚拖着那个亚裔女子,将她扔出了狱卒的封锁圈,正倒在michael的身旁。

michael一把推开Bellick,盯着那个满身血污的女子,缓缓俯下身去道,“are you ok?”那女子抬起头来,将目光凝聚在michael的脸上再也没有离开过,却半晌说不出话来,表情极其惊讶。

“好了,今天就到此为止吧!”广场喇叭里传来洪亮的男声,覆盖了众囚的喧嚣,也打破了michael和亚裔女子的沉寂。众囚失望地将目光投向广场南侧的三层高塔,塔顶的阁楼中隐约有个身影,雨雾弥漫之中难见其面目。

“演出结束了,都回号子去!”一个狱卒向michael喊道,“新来的,这里的规矩是,你可以随意选择自己的牢房,每天都可以不一样,记住,挑个能让自己活得久一些的…”广场上的人群渐渐向西北面的牢房区散去,只剩下几个壮汉在狱卒的监视下拆除临时搭建的擂台。

“跟我走吧,我昨天已经在这睡了一夜,至少我还活着…”Bellick绕过地上的亚裔女子,向北区走去,michael向那女子伸出了右手,将她拉起,随即跟着Bellick往前走,那女子则跟在了michael的身后。“你也一起来?那好吧,我猜在这里失败者的日子是不太好混。”Bellick回头望了那女子一眼,接着向前走。他对那女子敬而远之,毕竟见她连续扭断了两个男人的脖子,但她却对michael这个小白脸一见钟情一般,远远地跟着。

众囚们散得很快,谁都不想在暴雨下多淋一秒钟,北侧的牢房是一排三层的小楼,每个囚犯都毫不犹豫地往自己的牢房走,似乎并没有人真的去为自己今晚睡哪间牢房而思考一番,老囚犯应该都有自己的地盘吧,michael这样想着,跟着Bellick来到了北侧一层最靠东面的那间牢房,真是个偏僻的角落,白天的阳光会被东面的高墙挡住,永远照不进这间牢房,大多数有势力的囚犯,都选择靠中间或者上层通风较好的牢房,而Bellick的这一间,通常只有一些最弱小,最落单或者新来的囚犯,比如精神错乱者,丑陋柔弱的女囚,还有Bellick。

Bellick走进牢房,就地坐下,没跟谁说话,也没人理他,因为本来就语言不通,他招呼michael进来,michael则停在了门口,打量着牢房内的情形,牢房大约十二三个平米,破陋不堪,阴冷潮湿,地上铺着稻草,一种猪圈里才有的气味扑鼻而来,没有床没有任何家具,没有盥洗台,只有五六个囚犯躲在角落盯着他看。“快进去,自动门一关,他们会射杀任何没进牢房的人。”亚裔女子从michael身边径直走进了牢房,michael回头一望,监狱的外墙之外,每隔约二十米就有一座哨塔,高出外墙上的铁丝网达数米之多,塔顶有狙击手,整座监狱简约而不简单的布局,让这些狙击手的射程内没有任何死角。显然狐狸河的老办法在这里是吃不开的,michael转身走进了牢房,倚靠着门口的墙壁,观察起广场内的情况,壮汉们收拾完擂台,奔跑着回到西侧和北侧的牢房,又过了几分钟,铃声响起,牢门齐声关闭。

Bellick躺在稻草上哼着小曲,欣赏着亚裔女子的好身材,要不是亲眼所见她的身手,他现在肯定会靠上去找她调调情什么的。那女子整理了一下自己污秽的脸,用衣袖擦去了脸上的血迹,那些血有90%都不是她自己的。牢房里侧的六个囚犯似乎很忌惮她,都很低调地一言不发,也不敢向门口靠近。女子擦拭完毕,走到michael的跟前,又开始上上下下地打量起michael来。

“what?”michael转过脸来,看了那女子一眼。“你是…michael scofield?”那女子开口道。

“你认错人了…”michael这次连头也不回,仍然盯着门外的广场。“两天以前我还是这里的游客,我曾经在电视上见过你的照片。我很欣赏你们的勇气,和智慧。”女子道。

暴雨渐渐停止,里侧的几个囚犯已经打起了鼾,Bellick 也没了动静,似乎已经入睡,隔壁和楼上的牢房里不时传来各种声响,有人哼着小曲,有人鼾声如雷,还有一些男女囚徒共处一室时难免会发出的声音。Michael 无心去听这巴拿马监狱夜晚的交响曲,当他走进狐狸河监狱的时候,他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去救他的哥哥,带着他精心准备了大半年的周密计划;而现在,Sucre 女友的性命危在旦夕,如果不在近几天内将自己和 Bellick 弄出去,那女孩和她腹中的胎儿恐怕……但是也不一定,他可以先想个切实可行的越狱计划,然后以此诱惑 Bellick,让他先说出女孩的下落,再通知高墙外的 Sucre 先去救人。不管怎么样,必须要抓紧时间收集这个监狱的情报,不能容许时间再这样无情地流逝下去。

“那么,”Michael 头也不回地望着牢外,向身旁盘膝而坐的 Shirley Young 问道,“没有人权,没有体检,没有登记,没有编号,没有备案,每个人都是这样进来这里的吗?”

“Ye…”Shirley Young 答道,“如果我们不留痕迹地逃出去,他们就不会知道,不会有追捕,不会有通缉。这里早晚只有一顿饭,没有洗澡,没有打零工,狱卒们认得出每一张囚犯的脸,但是没有点名。这里没有男女之分,没有人畜之别,没有探访,没有假释,没有服刑表现记录,甚至没有刑期。”

“没有刑期?”Michael 疑道。“是的,没有宣判,没有仲裁,没有辩护,没有陪审团,我们进来之前,警方会根据他们逮捕你的理由,把你安排到不同级别的监狱。而这里,理论上来说,所有的犯人都是无期徒刑,但是在这里每天都会有人死去,国家没有钱来养活那么多重犯,让他们自生自灭才是保证这里数十年不用扩建的方法。”Shirley Young 答道。

“你说你才来了两天,却似乎你已经在这呆了两年一样。”Michael 始终望着牢房外的动静,轻声说道。

“没错,巴拿马城的国家级 Sona 监狱,以前在报纸上见到过关于这里的报道。”Shirley Young 答道,“大多数囚犯只能通过死亡使自己的灵魂离开这里。”

“大多数?你是指……”Michael 疑惑道。“报纸上写的是‘所有’囚犯,我之所以改为‘大多数’,是因为进来以后,我发现了一个活着从这里走出去的方法。”Shirley Young 捂着擂台上被踢中的肋骨,颤声说道。

“上擂台与囚犯互相厮杀么……”Michael 问道。

“也许是这里的狱长和狱卒太过无聊了吧,又也许他们每个月对死亡的囚犯数有什么硬指标,如果一个月后的擂台赛上,你能杀死三个自愿上台的囚犯,你就自由了。”Shirley Young 道。

“我可等不及一个月了……”Michael 的心中默想着,“还得另想办法。”

“那他今天为什么没有杀了你……”Michael 回头看了一眼 Shirley Young,她的伤似乎并不十分严重。

“是我自己顺势倒下台的……”Shirley Young 捋了捋前额乌黑的秀发,说道,“当时已经没有体力再放倒他了,死撑在台上会被他撕碎的,他是北区最强的一个。”

“你犯了什么事才进来的?”Michael 知道这个问题算是白问的,却还是开了口。

“我偷了把古剑,后来才发现是赝品,却还是被人追杀到了这里,我用剑杀了两三个,然而警察赶到了,这是他们设的一个局,他们让你以为你是在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,实际上却是他们早就设好了的陷阱。”Shirley Young 叹息道,“全巴拿马就这么一个国家级的监狱,凡是杀人犯都会被送进来。你不会真的是杀了人吧?”

“呵……”Michael 微微一笑道,“我说了,我不是 Michael Scofield。”Shirley Young 一抿嘴,狡诘地笑了一下。

与此同时,巴拿马城内的一家医院的某个病床上,躺着一个墨西哥籍的青年男子,他的名字叫 Sucre,身受重伤的他一直昏迷不醒。

“嘿……兄弟……”不知过了多久,Sucre 终于眯开了眼睛,瞟了一眼守在床边的中年男子。

“你终于醒了……”Lincoln 凑到床边,试图听清他想说什么,“我发现你倒在街上,就把你送来了。”

“Maricruz…Maricruz…”Sucre 记起了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事,口中不停地念叨着她的名字,试图坐起身来,一阵剧烈的疼痛和眩晕袭来,轻易地将他击倒。

“我知道她的名字,即使在你昏迷时,你也一直喊着她的名字……我们会找到她的,OK?”Lincoln 赶紧按住 Sucre 的身体,让他不要乱动,Sucre 伸出了左手,Lincoln 立即紧紧地将它握住道,“她会没事的,我向你保证,我向你保证!我会去找 Michael,我们会去找 Bellick,我们会搞定这一切,OK?”

Sucre 已是语无伦次,只是不停地重复着她的名字,和那个即将出生的婴儿,此刻的他怎能被这枪伤所拖累,如果鲜血的流淌能够换来她们的得救,他愿为之滴尽,如果疼痛的折磨能够换来她们的平安,他愿赴汤蹈火。

“听着,兄弟,”Lincoln 牢牢地握住 Sucre 的左手道,“你会没事的,我现在就去找 Bellick 打听她的下落,然后坐最快的一班飞机去墨西哥,我会找到她,我会救出她的!现在你要做的,就是安心待在这,把一切都交给我,好吗?”

Sucre 泣不成声,唯有点头应答。Lincoln 拍了下他的手背,将他的左手手指一个个地扳开,这才得以松手,转身快步出了病房。走在大街上,暴雨已经停了下来,雨后的空气清爽,Lincoln 吸了一口凉气,心中思索着,Bellick 八成被押到 Sona 去了,那个地方可不是能随便接近的,这里是巴拿马,不是美国。思前想后,唯一的办法,是先去把那包钱捞上来,上帝保佑它还在那水里,有了钱,就可以贿赂任何人,与他取得联系应该不成问题。Lincoln 开始奔跑起来,不到半小时就回到了那个河岸。

雨后的河岸非常泥泞,Lincoln 不得不慢下脚步,小心地朝那个码头方向走去,又走了一段,才发现码头那里警灯闪烁,几艘挂着警灯的船只停靠在码头旁,岸边也停着几辆警车。借着夜色,Lincoln 悄悄地继续靠近,警察们用西班牙语叫嚷着,听不懂是什么意思,难道他们打捞 Bill 的尸体的同时,发现了那笔巨款,正吵着去哪个海滩晒钱吗?

“什么人!举起手来!”几个去买夜宵的警察从 Lincoln 背后出现,发现了他,十几道手电筒的光亮齐刷刷地照在 Lincoln 的脸上。当然,他们说的西班牙语,Lincoln 自然听不懂,但是那数十个警察一起拔枪的动作,却是任何人都能理解的,Lincoln 冷静地举起了双手,表示自己并没有武器和敌意。

“Anybody can say English?”Lincoln 大声问道。

“我能说英语。”警察中走出一个中年人,看样子是他们的头,英语说得很不标准,但勉强能听懂,“你是谁,这么晚了来这干什么?”

“我是美国来的游客,今天白天与同伴走散了,听说这里附近有个貌似他的美国人被枪杀了,所以想过来看看。”

那警察想了一想,头一歪,向旁边的手下使了个眼色,拿起手上的热狗啃了一大口。手下连忙走上前去,示意 Lincoln 双手抱头,然后开始搜他的身。确认他身上没有任何武器后,才退了回来。警察头目一挥手,众人才纷纷放下武器,开始哄抢刚买来的夜宵。

“老实跟你说吧,我们确实接到了报警,也听到了枪声,我坐在车里看见那个人倒进了河里,随后我们去追凶手并逮捕了他,但是……”

“抓到凶手了?”Lincoln 吃惊不小,虽然警察头目的英语不怎么样,但他肯定分得清 him 和 her,他说“逮捕了他”,莫非弟弟真的被抓了?

“是的!”警察头目把最后的一大口热狗吞了下去,回身去引擎盖上拿另一个,一边挑一边说道,“真邪门了,等我们回来的时候,急救人员说他们没发现水下有伤者或尸体,我们紧急调派了两艘搜救船,对附近河域作了彻底的搜查,还是连个鬼影也找不到,这不耗到现在嘛……嘿!谁拿了我的啤酒!”这最后一句是用西班牙语大声喊出的,警察头目见没人答话,又骂骂咧咧地骂了一通,这才挑中一个热狗,一大口下去,只剩半个在手中了,转过身来,Lincoln 已不见了踪影。

“嘿!谁见到刚才那个美国人了!”这……

附件:prisonbreak纯英文剧本.rar(192712 Byte)

发表评论?

0 条评论。

发表评论


注意 - 你可以用以下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
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Time limit is exhausted. Please reload CAPTCHA.